• 大风不要吹散花 > <

    2010年03月09日

    未能自己照回来之前,直接把祈照KKB储存的图D链。

    借着去中行合办的Aupres活动玩之名实行了赏花之行(继续误)

    农林上七横、八横,小时候由农林下走完这坡度到农林东是总是一身汗,拐进九横时就觉得爷爷的家胜利在望了。

    那时候觉得东山真远啊。

    那时候还只有慢吞吞的电车。

    那时候地铁还是遥不可及的事物。

    九横非通道车不多,在那里打羽毛球抬起头时常被繁花夺去注意力。

    表姐出嫁,我进车脱下大衣时发现帽子盛着完整的花,跟手腕上的玫瑰系在一起同样美丽。

    叔叔一家难得一次回国却总会有归期,送别时看着绿色的的士缓缓开去,落在车顶的花朵依然稳稳的搁在上面。

    喜欢花,更感谢花在我记忆中的出演。

    但过年前农林东上从我懂事开始就在路边的大树,被说是影响车辆行驶而砍了,根也拔得干干净净。不是树长得太大,是车多得太快。

    另一边姨婆原来的家,葡萄架拆了,井埋了,人搬了。门前小巷里那5层楼高的龙眼树不知还健在否?

    东山诗情画意完,越秀现在翠绿遮天的的二级马路也不输。最美的时期只有两周,却被阴雨天和整饰棚架影响心情。

    广州究竟想怎么样呢?牺牲自己人利益的表面功夫做给谁看?

    分享到: